移动版

祝义财回归雨润!股票大涨银行信托的钱可以还上了?

发布时间:2019-01-25 11:12    来源媒体:金融界

终于回来了!

据多家媒体报道,以及中央商场(行情600280,诊股)、雨润食品公告证实,前江苏首富、雨润集团和中央商场的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经结束羁押状态,于近日回到南京。

这对风雨飘摇的雨润集团而言,似乎意味着种种危机将得到缓解,1月23日,港股雨润食品一度大涨近30%,A股中央商场直接封涨停。

显然,外界对于祝义财的归来还是有很多期待。

事业巅峰,突然离开

和归来时一样,当年祝义财的离去也颇为突然。

2015年,正处在事业巅峰的祝义财突然失联。2015年3月27日,雨润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和雨润食品先后停牌。当晚,中央商场发布公告,称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,对公司董事长、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。

此后没多久,祝义财被正式逮捕。据报道,祝义财主要涉及问题包括:行贿罪、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。

检察院的《起诉书》指控祝义财在2005年至2014年间,为了收购南京中央商场股权,多次打着“购车款”、“补充年薪”、”股权激励”的名义向中央商场高管胡晓军等三人送去财物合计3700多万元,涉及行贿罪;2012至2014年期间,利用其实控人及董事长的便利性,在未经公司薪酬委员会、董事会审议通过、并对外公告等正常程序情况下,通过财务违规发放、与关联公司签订虚假的工程合同(以相应虚假发票入账)的方式发放奖金或股权激励,造成中央商场损失12087万元,涉及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。

此外,在雨润集团成立后,祝义财多次以个人出具借条的方式向公司借款,直至2014年12月发现自己被限制出境后,为掩盖资金使用去向,授意财务负责人将其向公司借款的借条进行清理销毁,涉及祝义财个人的借条金额总计约2.76亿元,涉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。

作为雨润集团的灵魂人物,祝义财的暂时离去引发的多米诺效应堪称致命。三年真空期,雨润集团旗下公司业绩和股价过山车式下滑,债权人信心被挫伤,波及融资端,进而造成债务大面积违约,银行、信托等金融机构深陷其中。

回来了,银行、信托们松了一口气?

祝义财被采取限制措施后,雨润集团的日子过的异常艰难。

2016年,“15雨润CP001”、“13雨润MTN1”违约,雨润集团核心子公司南京雨润主体信用等级遭下调。

2018年5月8日晚间,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,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财直接持有的41.51%及通过江苏地华间接持有的14.5%股权遭轮候冻结。

对外界来说,这类消息可能已经“习以为常”了。“僧多肉少”的局面下,中央商场的这部分股权因为价值高、变现能力强顿时成为“香饽饽”,早在2015年8月就被前海万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申请轮候冻结,此后又被华润深国投信托、华融资产、华能贵诚信托、安徽国元信托、西部信托、中国信达资产管理、包商银行、平安银行(行情000001,诊股)、建设银行(行情601939,诊股)等金融机构的“轮流讨债”。

本君大致梳理了一下,仅2014年左右,就有多家信托机构为雨润集团提供了不少于20亿元的融资。

期间,为了解决债务危机,雨润曾和融创订立战略协议,但最终因各种原因作罢。此后,碧桂园、保利、蓝光发展(行情600466,诊股)、佳源国际等房企,也先后与雨润商谈收购事宜,并在局部项目上达成了出售。

但相较雨润集团近百亿的债务,这些都只是杯水车薪,雨润集团在债务泥淖中逐渐萎缩。

而在债务纠纷久悬未决的情况下,债主们纷纷选择通过诉讼拿回欠款。裁判文书网显示,对雨润的诉讼中,囊括银行、信托、政府单位、建筑公司,范围遍及全国23个省份及直辖市,时间集中在2016年和2017年。其中,又以银行和信托为大头。

据不完全统计,来自银行的债权人有工商银行(行情601398,诊股)、农业银行(行情601288,诊股)、建设银行、中国银行(行情601988,诊股)、招商银行(行情600036,诊股)、宁波通商银行、徽商银行、平安银行、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数十家。

目前这些诉讼不少已完成二审判决,最近日期为2018年12月29日,至于执行情况,不得而知。从判决书可见,在分期偿还方式下,有的还款已被延展至2026年底。

本君注意到,在多个裁定书中雨润都有类似的说辞“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祝义财被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,对整个集团公司产生了重大影响,导致整个集团的融资环境急剧恶化。对此,江苏省政府和银监会多次与本省及外省金融机构协调,以稳定江苏雨润公司的外部融资环境,亦加强与外省联系沟通,协调当地金融机构,签署授信联合管理框架协议”。

祝义财的回归,意味着雨润将重回发展轨道,对于稳定军心、拓宽融资渠道无疑将产生积极影响,这让信托、银行等一众债权人都松了一口气。24日雨润食品股价继续走强,盘中上涨超20%,中央商场再度涨停,近乎要将祝义财离去三年来的悲观情绪统统放空。

不过,看看当下雨润集团的光景,谁又敢说真的就松了一口气?

真的松了一口气?

三年时间,沧海桑田,眼下的雨润已不是过去“北双汇南雨润”中的哪一个了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雨润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雨润食品三年间业绩经历了“过山车”般下滑。

2015年,雨润食品营业收入203亿港元,2017年缩水至121亿港元,2018年上半年为61.15亿港元;净利润方面,连续三年亏损,2015年巨亏近30亿港元,2017年为-19.15亿港元,2018年上半年收窄至5.4亿港元。

查阅资料,在2005年上市之后至2015年,雨润食品仅在2012年亏损过6亿港元,其他年份均为盈利,巅峰期的2010年净利润高达27亿港元。

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choice

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choice

对比双汇,二者的走势是相向而行,一个向上,一个向下,差距越来越大。

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choice

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choice

业绩下滑的同时,雨润食品债务压力快速上升。截至2018年6月底,雨润食品仍存在未偿还的银行贷款共57亿港元,上半年仅诉讼亏损拨备就高达1.4亿港元,此外亦有72亿港元债务在2018年底到期。

更重要的是,祝义财被羁押的这几年,正是消费升级的关键时期,雨润却处于一个非常被动的局面,市场份额被双汇、金锣抢去不少。

除此之外,被祝义财寄予厚望的中央商场业绩也不容乐观。因为缺乏资金和管理支持,中央商场错过了2016年前后地产行业的一轮暴涨,此后日渐衰微。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41亿元,同比下降7.1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.7亿元,同比下降71.13%,在建项目寥寥无几。

可以说,摆在祝义财面前的是一条不太平坦的道路,他能否带领雨润走出困局,还是疑问,任谁也心里没底。

但信心还是要有的,在肯定民营企业地位、贡献,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宏观背景下,南京市针对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融资难、税费负担重等普遍问题,已推出一系列务实有效的政策举措。

针对雨润集团,江苏省委省政府早在2018年初就批示南京市政府负责雨润集团的债务危机处理工作,南京市政府召开了多次会议,商议对雨润集团的债务重组问题。

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